首页 > 房产资讯 >新闻内容

刚毕业,大学生租房有哪些途径?

2020年09月16日 10:12

随着毕业季的到来,大多数毕业生们都会背井离乡到外地工作,而租房就成为了毕业生们迈入社会首要面对的现实问题。

关于租房子,对于初入社会的小白来说,租房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那么租房时有哪些途径呢?

一、实地找房

刚毕业的大学生由于刚步入社会,手头上基本都没有什么钱,都希望能租到价格实惠、条件不错的房子,其实物美价廉的东西是有的,但是往往需要花费一番功夫才能找到。

如果你刚出来,手头上没什么钱,那我的建议是自己去实地找房。很多房东在出租房源时都会在自己的楼底下贴着出租信息,你可以选定一个区域一栋一栋去找去看去联系,不过这种方式会比较费腿。但是如果找到了,会省下不少钱。

如果你没有时间找房,也不知道怎么去找,那就花点钱找中介吧。中介肯定是要赚钱的,因为他们手头上有很多房子,可以帮你找到你想要的,帮你省去找房时间。但是找中介,一定要找正规机构。

二、亲朋介绍

如果你去到的城市有亲朋好友,那么最好找在当地生活多年的亲朋好友给你介绍房源,这种途径比较靠谱,也比较安全。我当时刚到深圳租房就多亏了我姐姐带着我看房子,所以才能当天就找到并且入住。

因为她在深圳工作生活了很多年,对这块地域是比较熟悉的,找起房来会比较快。当然,因为我当时刚来深圳没什么钱,也不想多拿家人的钱去租很贵的房,所以找的是农民房,虽然条件相对差一些,但是那个房子房租不贵,而且比较安全。

三、平台发帖

现在网上的租房平台有很多,我自己一直在用的是租客网,除了刚毕业来深圳那会是自己实地找房,之后找房我主要都是在这个平台上发帖找房。喜欢这个平台的原因是上面的房子几乎都是房东直租,很规范很干净,价格中等实惠,安全保障性高。

刚毕业的大学生,在外漂泊确实不容易,但是这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一个时期。如果你们不知道怎么找房,可以去租客网了解下,无中介租房平台,里面都是真实房源,价格也比较亲民。希望大家都可以找到合适的房子。


相关推荐

又是一年毕业季,租房要注意什么呢?

毕业生们即将走出校园,迎来步入社会的第一次考验——租房。不过,今年毕业季北京的租房市场与往年相比大不相同,由于疫情,人们的看房方式、对房源类型的要求有所改变,有从业人士表示,受疫情影响,北京的租房旺季似乎并不能如期到来,租金也不会随着毕业季的到来而大幅上涨。疫情对租房市场造成了一定的影响,问题也随之显现,线上看房更加火热,但虚假房源博人眼球,让人难以避免入坑,刚毕业的你,有没有做好准备迎接租房“大考”?线上看房导致虚假房源过多“北京房租也没有传说中那么贵啊。”孙婷近期在找房子,今年从辽宁大学毕业后她将要来到位于北京望京的一家互联网公司做运营工作,“临近毕业了,我想提前在网上找几套房子,到时候直接过来看房、入住。”打开租房软件,孙婷有一丝窃喜:“都说望京附近大公司多,房子很贵,我搜了搜,比我预想的要低很多,从照片上看,房源也都很新,装修挺漂亮的。”孙婷表示,软件上搜索望京附近的合租卧室,一个月1600元、2000元的房源非常多,而且从图片来看装修都很新,非常吸引人,这也让她对于毕业后的北漂生活充满了期待。不过,真正到了北京,开始看房时,孙婷却大失所望:“原来软件上发布的都是虚假房源啊,他们用低价、精美的图片来吸引客户,等真正要求看房时却说房子已经被租出去了,带我去其他类似的房子看看。”孙婷表示,网上发布的1600元一个月的房子根本不存在,真正在现场看房时,中介人员会说现在是租房旺季,价格也没有再低的余地。“这么热的天,带我看来看去,最后告诉我价格是假的,我只想爆粗口,浪费我时间!”看房后孙婷一肚子火,初来北京的心情异常糟糕,也预料到了北漂初期生活的窘迫,“刚毕业还没有收入,家里按照2000元一个月给我的房租,现在让我回头找家里继续要支援,实在开不了口。”在宾馆住了一周后,孙婷为防止被骗,线下找了房屋中介,以3200元每月的价格租下了望京附近的一个合租小次卧,并表示虽然价格超出预期,但住起来感觉比较靠谱。被虚假房源影响浪费的时间,成了孙婷正常入职的阻碍。“房子租不下来,没有时间去办理入职,最后经过与公司商量,晚去了三天,对于一个新人来说,给公司留下了不太好的印象,以后努力工作吧。”贝壳研究院发布的《2020年毕业季租房洞察报告》调研数据显示,51.4%的受访者反馈,虚假房源信息是最大的租赁痛点,其次是安全隐患及工作不稳定导致的更换住处。为了了解情况,笔者登录了某软件,在租房板块,搜索海淀区五道口附近整租房源,其中紧邻地铁、价格在每月6000元左右的两居室房源有很多。而实际上,在号称“宇宙中心”的五道口租一整套两居室,每月8000元、9000元才是真正的市场价格。笔者咨询中介人员房源是否真实、是否存在时,对方表示房源真实,但仅为短租。对此,一位房屋中介人员对笔者讲道,这是中介在该平台出租房屋的一种营销手段,尤其疫情期间,人们都会选择先在线上看房,所以虚假房源信息会更多,这样可以吸引客户前来询问,进而有深度沟通的机会,才会有签约的可能。意向房源偏向整租“整租一套多少钱?”在北京从事租房中介工作三年的吴强对笔者说,疫情发生以来,问整租价格的客户变得更多了。在北京工作三年的林娟最近开始找房子,近期由于疫情影响,她准备从三人合租的房子中搬走,整租一套一居室独自居住。“北京目前的疫情形势有些严峻,我与两个人同住在一个三居室,每天大家早出晚归,乘坐各种交通工具去上班,感觉并不安全。”林娟说。于是,林娟开始寻找其他房源,由于她所住的中关村整租价格过高,她便选择五环外交通较为便利的地方看房。“看了看开间,比我现在住的大概贵1500元,上班远了40分钟,花钱买平安,我自己是认可的。”吴强表示,自疫情发生以来,他所接触的客户中,整租成了热门的选择。“尤其是最初一段时间,北京要求来京人员要隔离14天,如果自己已经隔离过,同住的室友回来,要一起继续隔离,这样会耽误自己的工作安排,造成非常大的影响和损失。”“不过,今年整体的房租与前两年相比是下降的。”吴强介绍,单间的价格比往年下降了100~200元/月,整租房源的价格则下降了200~300元/月,这对于从合租转到整租的人们来说,租金相差幅度相对变小,也更容易接受。对于即将到来的毕业季,吴强认为房租并不会上涨:“根据我的经验和判断,如果疫情没有结束,房租的价格应该就不会上涨,今年租户续租我们也没有涨价,为了吸引客户,我们也会做出一些活动来稳定市场。”疫情刺激“无接触看房”模式快速发展从外卖的“无接触配送”,到快递的“无接触投放”,疫情期间,“无接触看房”也成为了一种发展迅速的看房模式。VR看房、线上签约一时成为了租房界的热门词汇,尤其在北京,目前管控措施较为严格的情况下,线上看房成为了租客寻找房源、选择房源的唯一途径。据我爱我家研究院统计,2020年5月,北京住房租房交易量环比增长28.92%,同比2019年5月增长13.28%。今年3月、4月、5月交易量连续大幅上涨,虽然较去年3月、7月的高点仍然低5%~6%,但整体交易规模已与去年旺季高点持平。“4月、5月,北京已经放开了疫情防控政策,人们登记后基本可以进入小区线下看房,交易量大幅增长和这种看房方式有很大的关系。”吴强对笔者说道。此外,吴强表示,通过视频、照片或VR看房虽然方便快捷,但成交量却远远不及线下实地看房。“很多人线上看房就真的只是看看而已,了解一下房源和价格,大部分人并没有真正选择签约,认为还是现场看了比较踏实。”不过,线上看房也确确实实方便了一部分身处异地的人。“随着疫情逐渐稳定,一些在北京工作的外地客户,因为还没有来北京复工,但需要提前确定好房源,所以这类人通过线上看房、线上签约的占大部分。”吴强说。吴强对笔者说,相比之下,今年是线上看房方式利用率、签约率最高的一年。往年来讲,99%的客户在线上了解后会实地看房确认再签约,但今年,线上看房的成交量比往年高出很多。“疫情也推动了这个行业技术的进步与发展。”对于线上看房方式,贝壳CEO彭永东在接受《人民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全面数字化和服务者进化是居住产业互联网的关键要素,平台一方面通过数字化将数字空间与物理空间实现连接和重塑,另一方面为行业提供了大量新的服务者。

2020年08月22日 17:38

长租市场,逐渐进入以90后为主导

要说近几年什么行业发展的最为迅速,公寓租赁行业可以说一马当先。长租公寓的市场大吗?大!前景好吗?好!虽然全国各大市场长租公寓这块饼又大又香,但是真吃起来还真不太容易。从默默无闻到新晋黑马,2017年公寓租房无疑是“风口上的猪”,一时间风头无限。各种政策红利加持,引得不少企业大佬纷纷下场分一块蛋糕,分蛋糕的人多了,行业的竞争也就不可避免的激烈了起来。眼看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广大公寓品牌们从房源、装修、出租、租后,每一个环节都有着操不完的心。2020年,对长租公寓来说是动荡不安的。2020年的一场疫情让公寓运营商们面临着生死考验,武汉封城近两个多月,许多房子面临着退租、免租、租不出去的局面,其他地区也因受到疫情的影响,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房子也是很难租出去,许多房源只能空置,空一天亏一天。“因为疫情,今年的淡季来的很早,做了五年的长租公寓,今年感到越来越迷茫了。”王凌经营着一个公寓长租品牌,从2013年进入到这个行业,对他而言,七年来今年是最难过的一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这是许多公寓运营商的真实感受。王凌的公寓规模在500套左右,每套的房租在3500左右,今年的他已经不敢再进行扩张了,除非能看见新的“希望”。“现在的拿房成本越来越高了”王凌说到。我们算了一笔账,在一线城市两室房子拿房成本将近2000元,加上装修、人工、管理等成本,装修出来的公寓最高只能租到4000元,达不到中间的差价,根本没得赚。好不容易将房子装修好,以为终于可以开张运营出租了,然而并没有,疫情结束后长租公寓行业受到不小的打击,怎么租出去成了所有公寓品牌运营商的一个难题。纵使通过一些租房平台、租房软件、新媒体等渠道有一定的租客,但依然有很多的中小公寓运营方房子依旧在闲置,人少房多,就造成了很多品牌公寓闲置的局面,闲置就代表着没有收益,没有资金回流,长时间的闲置对企业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其实,对公寓运营商来说,资产的负债率是很高的,比如,去年上市的某公寓的资产负债率就高达99.8%。针对房子的空置率高的问题,租客网建议一些运营比较吃力的公寓商们可以将闲置房源挂在平台上,借助平台的力量来尽可能的减少自己的损失。现在长租市场已经步入了90后主导的时代,年轻人追求个性,喜欢享受生活,租金可以贵一点,但洗衣房、厨房、各种家电、物业服务等配套设施不能缺,你说你设施不完善,那对不起,我不租!你说说,没有这些配套设施,你怎么长租?对中小公寓运营商来说当下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减少自身的负担。对公寓方来说,租客的质量也是让人很头疼的一件事。你说装修也装好了,设施配套也齐了,租也租出去了,但是烦心事好像并没有完。租客停水了你得去交涉吧?断电了你得去维修吧?租客钥匙锁屋里了,你得去给解决吧?大事没有,24小时小事不断,为了各自各种小事忙的团团转,不仅增加了额外的人工费用,还降低了顾客对品牌的满意度,怎是一个“愁”字了得!近两年的长租公寓行业本就不好做,一场疫情更是让长租公寓行业雪上加霜,不知道今年长租公寓的运营商会不会失眠呢?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公寓租房行业,租客网认为,无论是哪种类型的公寓,产品才是最核心的竞争力,想让更多的人来租房,公寓的配套和服务,便捷的交通和位置得先让客户看得见,面对困境,找对解决的办法,才能在这次疫情挑战中存活下来。

2020年08月11日 11:18

租客网“全民合伙人”成为当下众多学生青睐的兼职项目之一!

成千上万的准大学生将拥有大批可支配的自由时间,没有书本、没有作业。除了旅游出行,兼职工作也成为众多准大学生度过暑假的方式之一。当下“寻找兼职”不再是机械性的可替代劳动更多偏向于高难度的不可替代性劳动。准大学生们更愿意选择高成长性岗位,倾向于脑力劳动,同时对于户外作业或劳动输出型岗位亦可接受。“兼职”可以让学生在接触社会的同时增加工作经验,不仅能减轻父母负担,还能锻炼自己,日后找工作时也是一份漂亮的履历。作为租赁平台中的独角兽,租客网的“全民合伙人”的招募成为当下受到众多学生青睐的兼职项目之一。租客网是一家以互联网+为主导、以提供多元化共享生活方式为宗旨,以租赁托管业务为主营的大型综合性平台,让学生们可在此放心兼职,获得合法保障。学生们成为全民合伙人后可依照朝九晚五、周末双休的企业上班制度实现暑期兼职,通过接收房源推送信息将房东与租客完美匹配,促成租赁房屋双方的交易。同时可与自己的朋友、同学组成“合伙人团队”,让“孤军奋战”变为“组团打怪”。推广房源并交易成功、团队成员成功出租房源、团队成员使用租客惠优惠买单,全民合伙人都可获得丰厚的佣金奖励,把众多上班族未实现的“钱多事儿少离家近”提前变成现实。对于广大准大学生来说,加入租客网“全民合伙人”将获得:1.高效便捷的工作效率:“全民合伙人”通过线上分享房源信息给租客,或者将求租信息分享给房东,实现双向资源交流。并且可以让租客线上实时看房,避免线下东奔西跑花费大量时间与精力,实现精准租客与房东服务,大大提高工作效率与房租租赁成交率,获得超高佣金。准大学生有很多在外地上学的同学朋友,其中将有很大一部分人可能会选择在校外租房生活,或是利用暑期的长假时间在外地短租旅游,选择更有家庭生活气息的民宿,而不去选择千篇一律的快捷酒店,这就让广大准大学生拥有天然广阔的潜在客源,可以“既赚人情又赚钱”,帮助朋友同学解决租房难题;2.内涵提升的工作价值:对于缺乏社会经验的学生来说,“社会实践”的第一课非常重要,对毕业后的社交与工作将产生深远影响,尤其是社会关系的建立和人脉圈的巩固。“全民合伙人”的发展平台可以给广大准大学生最好的实践平台,这是一个“做人”的职业塑造点,为自己获得经济报酬的同时提升与人交际的能力,尝试用自我能力帮助别人解决燃眉之急,获得精神尊重与满足感,这是“全民合伙人”能带给学生的最大力量。尤其是现代年轻群体越来越看重“成长”,他们把跳出原生家庭的经济观念和行为看做一种独立。通过租客网的全民合伙人他们将明白:工作不仅是为了花钱更方便或是减轻家里负担,更是为了培养独立担当意识和社会责任意识。来租客网,给自己一个全然不同的暑假体验!

2020年07月29日 10:28